首頁 » 公告與新聞 » 媒體報道 » 正文

期貨日報:風險在管不在避 原油期貨助力企業穩定收益

 記者 韓雨芙

油價波動令產業鏈面臨巨大挑戰

今年春節以來,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全球經濟增速預期下滑,油品需求隨之承壓。在這樣的情況下,原油價格也受到沖擊,不斷下行。特別是在3月沙特、俄羅斯就進一步減產談判失敗后,供應因“價格戰”大幅增加,原油價格繼續大幅下行,甚至一度跌破20美元/桶一線。在這樣的情況下,全球石油產業鏈企業面臨巨大的挑戰。

面對充滿不確定性的市場,企業究竟該如何管理價格波動帶來的運營風險呢?近日,在上期所主辦的“線上期貨大講堂——原油專題”活動中,多位市場人士對目前的原油產業鏈基本面進行了詳細的梳理,并根據自身多年的經驗分享了相關企業應用衍生品工具的模式和方法。

風險在管不在避 利用衍生品穩經營

在一德期貨總經理助理佘建躍看來,衍生品工具主要幫助企業管理市場價格風險,使其達到可知、可控、可承受的程度,本質上是企業對價格風險敞口的管理。

據期貨日報記者了解,在石油產業鏈中,基于不同的訴求,各環節的基本價格風險敞口會有所不同。比如對于上游的石油生產商來說,他們希望油價高,因為隨著價格的上升,盈利也會越來越多,屬于單純的多頭型敞口。與之相反,下游終端的油品用戶訴求則是油品價格低,因此其風險敞口與上游截然不同,是單純的空頭性敞口。至于中游的貿易企業,他們的訴求是原料的成本低,然后賣出去的產品價值高,實際上是一種價差性敞口,并非單邊的多頭或空頭。

除了分析不同企業的基本風險敞口,佘建躍認為,企業還需要根據自身的情況和對市場的分析,先確定自身的風險偏好和操作目的。畢竟在衍生品市場進行套保對沖,是要占用一定成本的,而部分敞口延長時間,或從均衡價格的角度來說,是可以自動抵消的。比如煉廠為對沖成品油與原油價差偏離而進行的轉移原油計價期的操作,其敞口可能因均衡加工或延長時間而被自動抵消,一旦操作只會增加成本。

“這還是比較好的情況,還有部分操作不僅復雜,還可能因為使用的衍生品工具流動性有限,而出現頭寸無法平倉帶來額外損失的情況。煉廠為對沖成品油與原油價差進行的擇機賣出成品油與原油遠期價差的套保操作,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一旦價差擴大,煉廠的煉油收益很可能因此減少。”他補充道。

 當然,利用期貨市場進行風險管理或套期保值仍是非常必要的。閆建濤說,尤其是在當前去全球化、反自由貿易、反傳統的國際大環境下,在技術不斷更新換代突破的情況下,黑天鵝事件和灰犀牛事件發生的概率加大,進而會導致油價巨幅波動,影響下游煉化銷售。利用期貨市場進行風險管理或套期保值,雖然不一定會因操作而賺錢,但最起碼可以減少虧損。只是要在操作前做好相關的評估,并在操作時嚴格遵守相應的操作制度。

特別要注意的是,管控風險本質上與避險不同,這取決于經營思路和對市場的精準分析。“經驗表明,企業運營的過程中,一味追求風險或是回避風險,對于企業來說都存在一定弊端。要想做好風險管理,就需要先找到一個符合企業自身和市場環境的平衡點。”閆建濤說,以目前市場的熱點話題囤油為例,理論上當油品供大于求時就是囤油的最佳機會。但目前的市場充滿不確定性,在過去的一段時間,不少客戶甚至因為過早抄底而出現了大額的損失,更有甚者出現了穿倉的情況。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更安全地囤油呢?佘建躍認為,除了與正常的囤油操作一樣,先提前布局倉庫外,還需提前兩個月買貨,并在期貨上對這部分貨物進行空頭對沖,實施動態管理。另外,盡可能地保證自己低價買回的貨品,可以以更高的價格賣出。當市場的遠期價格曲線變平坦時,考慮到這意味著供需的平衡,可以適時解除空頭對沖頭寸。“這樣的操作不僅可以規避價格劇烈波動的風險,還可以安全地將庫存提升起來。”他說。

考慮到上海原油期貨的走勢不僅與國際油價高度相關,目前對東南亞地區原油供需的反應也越發明顯,疊加本身以人民幣計價,降低了匯率風險,從企業經營層面來說,也不存在期貨盈虧合并報表的問題,閆建濤表示,國內企業通過上海原油期貨進行套期保值或風險管理,不僅機會更多,在操作上也更為便利。

 據了解,近期在上海原油期貨合約連續性逐步提升的情況下,市場普遍認為,現貨企業以國內原油期貨價格作為貿易基準價的條件已基本成熟。作為國內首個利用上海原油期貨價格作為基準價進行貿易的企業,京博石化負責人告訴期貨日報記者,他們從未放棄過這一貿易模式,此前僅是因條件不具備而不得不暫停。目前市場條件已基本成熟,他們有意再次試用這一模式進行相關貿易。

附件下載
排列7计划